gloria

【转自アメバ】潤くんと斗真エピソード♡まとめ

痛觉残留。:

一个姑娘自己整理的润斗合集 有生之年我想翻译一下(x
看了之后不萌cp的我简直想爱上润斗了
怎么这么好吃_(:з」∠)_


松本潤くん&生田斗真くん(潤斗) エピ 色々 私が個人的にツボったもので、ほんの一部です☆



jr時代(中学):
●身長が少し伸びた潤くんが斗真に自慢して斗真泣く(笑)

●初舞台で、潤くんと斗真がきゃっきゃっしてたら、とんかちが相葉くんの足の上に落ちて相葉くんブチきれして開演時間を10分遅らせた。

●斗「ろうそくを消そうとしたら(誕生日の)ケーキが爆発!実はケーキにコードが繋がっててさぁ、もうなんで気づかなかったんだろう。
松本クンがやけにハイテンションだったから、何かおかしいなとは思ったんだけどね(笑)」

●いつも仲良しライバルの斗真と潤くん(とテレビのテロップ)
Jr.1万m走選手権で ヒロミ「生田・松潤、これちょっとキツイですね(笑)」
潤「僕、コイツと一緒にしないでください!(笑)」
斗「な!?ちょっと待ってくれよ」 潤「僕、今回は頑張った!」 斗「僕も頑張りました!」と張り合う二人。笑

●ニノ「斗真は必ずケンカを売りにくる。”バカ!”とか”ハゲ!”って言うのはまあいいとして、”チビ!”って言うのは違うだろ。お前にだけは言われたくない!」
潤「斗真はニノとか相葉ちゃんがデブ・バカっていうから、はりあってんの。お子ちゃまだから許してあげてねんふふ(笑)」

●斗「今日スタジオでお寿司を食べたら、さび抜きのはずが、たっぷり入ってたんだよ!死ぬかと思った!」
潤「こいつガキですいませんね~笑」と横から。

●雑誌マニッシュ 読者からの質問。どの雑誌のコンサート写真も、斗真くんは鼻の穴が膨らんで、口を開けていました…どうしてですか?
斗「雑誌の皆さんっ、そーゆーの載せないでくださいっ(笑)」
潤「一生懸命だとそうなっちゃうんだよね(笑)」と斗真をフォロー☆

●斗「滝沢くんと松潤が作ってくれたMDが宝物!
潤が『愛してる愛してない』とか『MADE IN JAPAN』を歌ってるんだ。
夜中の3時ぐらいにふきこんだみたいで、潤の声が眠そうなの(笑)超ウケた」

●Jr.内ファッション派閥について 斗「スーツ派にはまつじゅんがいたんですよ。スーツでNHK内を歩いてた。笑」

●斗「この前まつじゅんの雑誌のコメントに『俺と2人暮らししたい』って書いてあって」 潤「フハハ(笑)」

●【弟にするなら誰?】 潤「弟?、生田!」 他Jr.「なんで?なんで?」 潤「理由?理由?パシリに使いたいから!(笑)」 他Jr.「イェーイ!!」とハイタッチ 斗「あ"ー…」

●潤「飼ってみたい動物は『生田斗真』」 斗「飼われたいっ」←

●斗真「飼ってみたい動物は、んーと『松本クン。』大事にしてくれる」




高校時代:
●潤「斗真へ。今度僕の学校に入るそうですね。一緒に頑張ろうね!でも僕の方がひとつ上になるからといって『~先輩』とか付けないでください(笑)今まで通り仲良くやりましょう。もしわからない事があったら、何でも僕に聞いてください。含み笑い」

●斗真が潤くんと同じ高校に入り、お前入ってくんなよ~(笑)といいつつ、斗真の体操着を勝手に借りて畳んで戻す
●斗「体操着を勝手に借りてきちんとたたんで返してくれたのはいいんですが、どうやってロッカーの鍵をあけたんですか笑」

●斗「仕事で学校を遅刻したとき潤くんが隠れてパンを食べてた笑」潤「おまえ、それゆーなよ~」

●斗「潤は、1~3年までのクラスをまとめ上げてて凄い慕われてるけど、実は女子にはめちゃくちゃ奥手笑」

●潤「うん俺は数学が好き。計算は答えがでるからね。そいえば、斗真は政治が好きみたいで総理大臣なりたいとか言ってた(笑)」

●クリスマスについて
斗「クリスマスは潤くんの共通の仲のいい友達が沢山きてい潤くんの楽屋で一緒に過ごしたよ。潤くんと過ごすクリスマスは楽しいよ。」

●潤「久々に斗真とドロケイごっこしてたら、警備員が来て止められた」

●斗「結婚するなら、松本クン。俺が松本クンの家で寝てしまったとき、優しく布団をかけて頭を撫でてくれたから。ふふーその時俺おきてたんだ! 」




20歳~
●斗真が潤くんの家に泊まった時、時計を勝手に盗んでって(借りて)潤くん無くて慌てる。

●一緒に暮らすならの質問で、潤「斗真!」斗「潤くん!」その後ふたり顔を合わせて、
潤「きもちわりー(笑)お前つかえそうだから選んだだけだよ」
斗「俺だって、潤は料理作ってくれるから選んだだけ」と二人共デレツン!

●斗「最近、潤に間違えられた(笑)電車に乗ってて、ずっと僕を見てる人がいるからどうしようって
思ってたの。駅について降りたら『すいません、松本潤くんですか?』
だから、「はいそうです!」といっておいた(笑)

●潤「東京ドーム公演に”花男チーム”が来てくれていて、花男スタッフに紛れて、なぜか分からないけど斗真も来た(笑)」


●イケパラを見て
潤「斗真♡凄いイケてたね♡」
斗「イケメンでした♡」
潤「お前にきゅきゅん♡♡♡♡しない・・よ!ばーか♡」(最後はデレツンw)

●潤「あいつ、最近、俺ら嵐に便乗しようとしてるフシがあるからなぁ(笑)グループ組んでないから、ちょっと嵐と近いよみたいな空気出そうとするから(笑)でもそうやって、俺んち来て皿洗ったりするとこが、かわいいんだよね」

●斗「潤くんのスーツ狙ってるんだ!同じ服着てやろうって。そしたらきっとおまえなっていうとおもう。」笑いながら





25歳~
●潤くんの香水を借りたら、あまりにいい匂いだったため、自分も使うようになった斗真。
俺と同じ匂いがするって潤くんが気づいて聞いたら、斗真が、俺のほうが最初だといいだして喧嘩(笑)

●斗真「潤くんとよく飯をくいに行きます。潤が良く行ってる中華料理屋を知りたいんだけど
教えてくれないから自力で調べました(笑)」


斗「旅行したいなー。沖縄とか」 潤「一緒に行こうか?」
斗「行けるなら行きたい!」 潤「やっぱヤダ(笑)」
斗「なんだよー」潤「アハハ!」

●伝言板 斗「タクシー代払ってください」潤「君は何をいってるんだい」

●【女性からカッコイイって言われるのは?】
「『カッコイイね』とか、そんな言葉に乗らないと思う。(デレツン)」 斗「すぐ乗るよ…(ボソッ)笑」"

●斗「潤くんの家に泊まりに行ったんだけど、夜中に腹が減って、潤くんの家の冷蔵庫を勝手に漁って夜中に食ってた(笑)」

●潤「今は仲いいけど当時は斗真とよくケンカしたよ。俺のゲーム機も壊されたっけ(笑)
子どもだからどうでもいいことで小競り合いになるんだよね(笑)」

●斗「松本潤くんは、割-とちょっとこう…オレ様系って世間には思われガチじゃないですか。道明寺やってるせいか!
なんだけど!ちょっとお酒入ったりすると、甘えんぼう潤くんになっちゃうの(笑)
ねぇねぇ斗真~って(笑)潤くん程、世間とのギャップある人に出会ったことない(笑)」

●心理テストで、だいすきな人が松本潤くんになった斗真。思い切り照れながらTVカメラに向かって「潤くん大好きだよお」って突然叫ぶ(笑)

●紅白のリハーサルで潤がミハラヤスヒロがデザインした「Wild at Heart」のジャケットを着てきたかと思ったら、
映画の舞台挨拶で斗真が潤の真似をして同じミハラヤスヒロの「Wild at Heart」のジャケで登場(やや、ペインティングが違う)
潤「おまえなぁふざけんなよ(笑)」

●【2人でいると目立ちませんか?】 斗「潤はすごく…オシャレだから、割と目立ちますね。目立つ格好と言うかオシャレな格好してるから。潤と居るとかなりの確率で見つかります笑」"

ジャニーズネットの生田斗真くんのファンにむけて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に、松本潤くんの天使の声が入ってる笑。
(これによってファンの間では色々な憶測が笑(絶対斗真が頼んだ気がする。普段から一緒にいるからやん。笑。Etc..etc)




29歳~
●ひみあらの罰ゲームキス顔披露で、「ゴミがついてるよCHU」とした斗真に、潤「きもちわるー!ゴミがついてるってキスされるのそれやだ」(笑)

●ひみあら アナ「生田くんと松本くんは仲がいいと聞きましたが・・」
斗「はい、潤とはよく遊びに行ったりして仲がいいです」
潤「(ニヤリ)としながら、俺、嵐のほうが仲いいもん」斗「えーえー・・」笑

●友達とのパーティの時、斗真のお気に入りって自慢してたピンバッチを外して驚かせようとしたけど、全く気づかない斗真。
潤くん、そのままそのピンバッチをもってる事になり、番組で謝罪したら、斗真は「そ~ゆ~子だったんだ」といってニヤリ(笑)

●TOKIOカケルに潤くんが出演したとき「毎回アヒージョを頼むのが気に障る」と斗真から苦情が
潤くんアヒージョ頼んだ覚えがなく、最初しぶい顔をしてたんだけど、その場の空気をよんで「だってアヒージョ美味しいんだよねー」TOKIO兄さん空気を呼んだwwとかいって大爆笑


●2015年、元旦話。正月何してたかの質問に、潤「僕の実家に、旬くんと斗真が一緒に新年のあいさつに来た笑」
後日TVで 斗「旬と潤の実家に行った笑。潤の実家のお雑煮美味しかった。お腹いっぱいだったけど全部食べた」"

●夜会で、翔「松潤とも仲いいじゃん。誰が一番さみしがりや?」斗真「潤!!」旬「潤だね!」
斗「一緒に飲んでいて、次の日潤が朝から仕事があったりすると、俺たちに「早くかえれよ・・笑笑」って言う」笑笑笑笑笑笑

●嵐にしやがれのパンツ履き競技にて(new
斗真終えて
潤「なんで、俺、1分間もお前の普通にパンツ履いてる姿みなきゃいけないのよ笑笑笑」
潤終えて
斗「あんだけ俺ゆったのに、一発目こんな風にして(パンツをはく姿をマネしながら)酷かったよ笑笑笑」


●VS嵐にて(6/15追加
嵐側にきたゲストにダンスをさせる斗真。終わった後、潤「(斗真も)やってみりゃいいじゃん」と無茶ぶり笑。番協と音楽に乗せられ、斗真、潤くんの膝に座りラップダンスを始める笑笑笑。巻き込まれないよう一生懸命顔を作る潤くん。笑。
斗真「なんだこれは笑笑!!」メンタルをやられた斗真に、潤「よっし、いこういこう笑!今が(俺ら嵐チームの)チャンスだっ♡」

●事前のアンケートでクリムクライフを拒否った斗真に、潤「なんで、斗真これやらないの?びびってんのかwww」斗「びびってねーしwww」

【旬斗角色文】四月至六月整理

七缺三:

二月至四月:【段龙】段龙文及旬斗拉郎西皮文整理


大部分未完结




段龙正经向(。:


【段龙】<foxy> 郁夫女装梗


【段龙AU】献祭


【段龙】式微(1)


【段龙】式微(2)


【段龙】式微(3)


【段龙】式微(4)


【段龙】式微(5)


【段龙】式微(6)




怒抽熊孩子的一家三口:(全甜系)


【酷炫,可爱,帅气,苦逼,源治的人生。】


【段龙泉秀】父子谈话和偷听狂魔


【段龙】这是个道德问题


【段龙】房产证


【段龙】打架要请家长(没打tag也没写完)


【段龙】我那个可怕的舅舅


【段龙】毕业青年的何去何从


【段龙】第二次家庭大战


【段龙】sweet pea


【段龙】你是个蛋


【段龙】当我儿子沉迷游戏时我是怎么拯救他的




花织揍飞:


【花织】想我们分手以前 【不要相信标题系列】


【花织】笨蛋情侣X2.


【花织】一拳定情(4)




拉郎/水仙 不适者注意躲避:


【段彻拉郎】霸道总裁的终极斗争


【片段旬斗拉郎】警察联盟小分队


【旬斗角色】微博炸裂形式




泉秀甜:


【泉秀AU】六十亿分之二


【泉秀段龙】听说你们吵架了


【泉秀】关于中津秀一




未完的AU:


【段龙歌手AU】你家那位又上头条了


【彻晴】Seventeen hours.


【奏川】一日杀手


【奏玲】论文章与人品


【段龙】片段






重申:可以说除了一家三口和泉秀外,没有一篇完结的。




统计:32篇




做这个整理因为我已经不太想写东西了,但我会努力写完的,可像式微这样的我基本上当初想的都忘光了,给大家道个歉,但我会加油把它填完的。











【花织】R18被我吐出来了

企鹅先生:

一点文都是要吃肉肉肉啊,不在意地又被删。蛋疼。。。。大家微博吃好!手机党,

不会发链接啦!想吃的复制粘贴一下,辛苦大家了,我要走了一天要吐了。

http://m.weibo.cn/3593251837/3859537289311302?sourceType=sms&from=1053095010&wm=20005_0002



何谓拯救 番外

糖醋鱼2012独自沉迷:

http://bulaoge.net/topic.删掉blg?tuid=93109&tid=3073753删掉#Content




啊,前方痴汉段总出没........别打我

【旬斗衍生】喜爱夜蒲2 PART 2

尚未冰冻的挑衅:

# 前文请见 喜爱夜蒲2·1




PART 2


 


ONE AND FIVE


 


警笛的声音划破夜空,伴随着车轮猛然刹住的声响,吸引来男男女女驻足的目光。


 


西装革履的两人从前后两辆警车同时下来,一个短发利落、神情严肃,另一位则带着黑色眼镜,面孔阴鸷。看起来都是不大好惹的精英警官。


 


两人走在一起十成十的气场足以比过夜场中打扮时髦开着豪车的富二代们,于是周围蜂腰大胸的美女们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断朝他们投去暧昧眼光。


 


“停——!”丸尾冲得出来挡在两人中间,他感觉最近自己的戏份被横空出世的鳥饲警官无端端抢走了一大半。


 


“你们两个,会不会太招摇了点?我们是来办案的诶!”


 


“不用你说,我当然知道!”高仓奏的语气显得异常暴躁,大概是因为最近一直联络不上叶藏,陷入了从未有过的低潮中。


 


鳥饲瞥了同僚一眼,叹了口气,说:“伙计们已经把出口都围住了,毒贩应该在夜店二楼,你们跟我一起进去吧。”


 


高仓和丸尾对视一眼,紧跟在鳥饲后面走了进去。


 


尚未清场的夜店内人声鼎沸,大家都不明所以的挤在一起,比他们先到一步的伙计示意他们上二楼去,看样子已经摸清了毒贩团伙的所在。


 


正当他们绕着狭窄昏暗的楼梯上到二楼时,头顶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紧接着,一个年轻的声音怒吼着:“混蛋,你们想跑去那儿——!!”


 


三人加快了脚步跑上去,只见二楼包厢中,横七竖八倒了一地唉唉叫的家伙,似乎被揍得不轻,而一个看起来身形矫健的年轻人正准备扒上窗户去追另外一个侥幸逃脱的黑衣服男子,但很不凑巧的是,年轻人的腰间也贴了一个人,正死死揽住他的腰肢不准他离开。


 


“你快放开我!”年轻人转过头来,正好对上鳥饲他们三人的目光。


 


“啊,是那个家伙——”丸尾指着年轻人的脸惊道。这不就是上次那个胆大包天给鳥饲开罚条的刑警嘛。


 


芹泽直人也认出了他们,更准确得说,是认出了嘴角噙着一抹不知名笑意的鳥饲警司。


 


心里不明得慌乱了一秒,两三下扒开了缠着自己不放的手腕,芹泽穿出窗户,直接从天台上就追了出去。


 


看着年轻人矫健得如野猫一般在高矮不一的天台上追逐,鳥饲不由得笑了起来,伸手制止了想要跟着追出去的高仓奏说:“我去吧,你跟丸尾处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高仓奏环视了四周,看来这个叫芹泽的小交警功夫还不错,轻松就将一窝贩毒集团打趴下了,不过跑了一个,需要善后的事情估计还挺多。


 


鳥饲确认了一下芹泽追着离开的方向,拍了拍高仓的肩膀,从他身边绕过,往楼下走去。爬墙什么的,实在不适合他。


 


“对了,那一位,可能需要点帮助。”


 


顺着鳥饲的手指看过去,刚才缠在芹泽身上的家伙,此时背对着他们所有人,趴在沙发上全身打着颤,似乎有些难受的样子。


 


高仓愣了两秒,忽然觉得这人的背影有点眼熟。


 


不顾地板上的哀嚎遍野,高仓径直走了过去,右手按上了那人的肩膀,将他拧了过来……


 


“喂!”眉头立刻皱了起来,语气比自己想象的还重。


 


明显已经喝的云里雾里的叶藏对着他眨了眨润泽的眼睛,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是谁来。他歪着头,黑发凌乱,同样乱七八糟散开的还有他的衣襟,所幸白皙肌肤上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不然高仓奏真不知道今天要爆发成什么样。


 


“阿SIR,查牌吗?”叶藏醉醺醺得掩住嘴笑了起来,“我没带证件呢……啊,不过你可以联系我男朋友……他跟你们还是,嗯,同事哦……”


 


高仓捏着他的肩膀,可能力气稍微有点大了,叶藏吃痛得抿起了嘴唇,小小得挣扎了起来,“你把我弄痛了……阿SIR……不要,我怕痛……”


 


这种低声细语的说辞跟某些暧昧的时刻简直如出一辙,高仓奏的脸快要绷不住了,一把抓起他的领子,把人提进了怀里,手臂用力揽住他不断往下梭的臀部。


 


丸尾也发现了这个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熟人,看着高仓一脸濒临爆发边缘的样子,赶紧凑上来当老好人说:“老师,你不要生阿叶的气了……”


 


一脸迷茫抱着高仓肩头的叶藏在对上丸尾的脸时,一下眸子就亮了起来,“丸尾!你也来喝酒啊,哈哈?”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高仓奏脑门上蹦出青筋,转过头来一把又揪住了丸尾,怒道:“为什么他认识你不认识我?!”


 


“我怎么知道啊!”丸尾百口莫辩,“你们的事自己解决,不要牵扯无辜好吗!”


 


“丸尾在的话……”叶藏湿润的大眼睛垂下来,伸手抱住了高仓奏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他的颈间,低声哀泣了起来,“连丸尾都在,奏却不来找我……”


 


“我还真就在这儿呢。”高仓奏无语得吐槽道。


 


“阿SIR,我男朋友真的很可恶,我明明已经改了这么多,他还是不愿意把我介绍给他的家人……”叶藏连声抱怨道,“我要报警,你们快把他抓起来……”


 


高仓奏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对方生气的原因。


 


丸尾露出了一脸“看吧,果然是你的错吧”的戏谑表情,而叶藏还在兀自继续叨念着:“他的名字叫高仓奏,高级督察,警号是PC20389,身高一米八四,说话是东京口音,爱好是乱开枪,衣服的尺寸是54,下面的SIZE是……”


 


高仓奏赶紧一把捂住了叶藏的嘴巴,丸尾失望得大叫道,“啊啊啊,关键地方还没说完呢,阿叶!”


 


“不要闹了,阿叶。”高仓附在他的耳边沉声说道,被他抱在怀里的叶藏似乎呆滞了两秒,总算反应过来了,就着还被捂住嘴趴在对方肩上的姿势,别扭得转过头来,水润的眸子带着慌张和羞涩,在极近的地方看着高仓奏。


 


制止了对方小幅度的挣扎,高仓奏强有力的手臂揽在他的腰间,拖着人就往外面走去,同时还没忘记给丸尾抛下一句,“记得把人都押回警局。”


 


丸尾看着剩下的一地狼藉,无法动弹的毒贩们也跟看好戏一样的盯着他,他仔细思考了下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境地,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怒吼——


 


“当直男不是人啊,一群HOMO!!!”


 


 


THREE AND FOUR


 


名叫做乐园的幼稚园中,穿着天蓝色围裙的龙崎郁夫老师正低落得蹲在角落里,任由一群小孩子扒拉着他的卷毛。


 


“郁夫,谁欺负你了,我们帮你揍他!”小孩子们叽叽喳喳得闹着。


 


连小朋友都可以直呼他郁夫而不是叫老师,他还真的是很好欺负啊……


 


郁夫又发出了沉重的叹息,把脑袋埋得更低。


 


“郁夫,有人找你欸!”一个小女孩用力扯了扯他的头发,郁夫的眼睛先亮了一下,才猛地抬起头来。


 


“TA……唉,是顺平啊……”


 


“怎么,你以为是谁啊?”


 


织部顺平靠在幼稚园的大门上,穿着紧身的长裤和短靴,上半身是看起来就很昂贵的皮质外套,亚麻色长直发松散得挽在脑后。郁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围裙,简直更沮丧了。


 


如果,如果是顺平的话,阿龙一定不会在乎自己的工作是怎样的吧……


 


“哇,大帅哥呀!”幼稚园小朋友们纷纷放开了郁夫,团团围住了顺平,昂着一颗颗小脑袋用闪亮的星星眼发动攻势。


 


顺平蹲下来一个接一个的摸了他们的脑袋,露出了会心的笑容:“郁夫的工作很棒嘛。”


 


“如果阿龙也是这样想就好了……”郁夫捧着下巴,唉声叹气得说道。


 


“别让他管着你啊。”顺平信步来到他的身边,四处瞧了瞧,幼稚园的小庭院里除了几个巨大的玩具蘑菇,似乎没有什么其他可以坐的地方。郁夫正坐在一个大蘑菇上面哀怨,唔……那他还是站着好了。


 


“只要是阿龙说的话,我就没有办法……”郁夫苦恼得道,“每次他命令我做什么,我都反抗不了,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烙下了阿龙恐惧后遗症了。”抬头看了看长身玉立的织部顺平,羡慕得说,“如果我像顺平这样有自信一点就好了……”


 


顺平发出了几声干笑,说实话,在遇到花泽类之前他一直都是很有自信的。但是这一次,在那天自己莫名其妙一股气说了分手之后,花泽大少爷那边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来找他了,居然连最起码的电话都没打过来……他现在每天晚上都埋在被子里脑内花泽类是不是临时得了重病,或者干脆被车撞死算了……


 


其实心里也开始慌乱了起来,但是犹犹豫豫,也拉不下面子去道歉。


 


“唉……”


 


跟着郁夫一起发出了一声叹息,顺平沮丧得坐到了郁夫对面的一只大蘑菇上,掏出香烟点了起来。


 


“这里不准抽烟啦!”郁夫随手捡起身边的一个玩具,朝顺平扔了过去。


 


“痛死了啦。”顺平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捡起地上掉落的布偶,这家伙长得这么可爱完全是个大力怪,“你在床上力气也这么大吗?龙哉岂不是要被你搞死……”忍不住吐槽起来。


 


“啊啊啊啊你在胡说什么啊!”郁夫双手捂住脸,红晕都蔓延到耳朵后边了。不过这样想起来,确实有好几次,自己做得糊里糊涂的时候,听到阿龙发出了好几声惨叫,当时还以为对方应该是爽的……住嘴!不要再想了!郁夫把酡红的脸蛋埋进了膝盖里。


 


“啊,对了。”顺平这时候才终于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反正现在大家都是单身人士,也没什么好玩的,我最近有个朋友过生日开趴体,不然我们一起去吧,元晴和我弟当然都会去的。”


 


郁夫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那我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去吗?”


 


顺平嫌弃得翻了个白眼,“当然,不可以!”


 


 


TWO AND SIX


 


家里多了条小狼狗后,哀怨之神仿佛就盘踞在了他的家中。


 


源治离家出走时还是穿着铃兰的校服,一副不良少年的打扮,此时摊平在沙发上,一边拿着桌上的薯片,一边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回忆着什么,嘴里嚼着嚼着,眼睛中又开始盈满了水光,当然很快地就被铃兰的巅峰给硬生生憋了回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元晴坐在床上,无奈地询问道。


 


“北山这家伙……”源治故意装出了凶巴巴的语气,但怎么看都是条被主人抛弃的小狼狗,“居然在我揍了他前男友之后,骂了我!你能相信吗?!居然为了前男友骂我!”


 


“你没事揍别人前男友干嘛……”元晴扶额道。


 


“那个叫石川的家伙太臭屁了!”源治想着就一把火烧了起来,“居然在北山面前说,‘你怎么找了个这么小的,真无趣’,那个大叔,我当然毫不留情得揍回去了!”


 


听到“大叔”二字,元晴心里咯噔了一声,仍然安抚道:“那你打算在这里等到气消了才回去吗?”


 


“可以吗?”源治抬眼看向元晴,不良少年强硬的外表下还是藏不住紧张。


 


“当然可以了。”元晴对童年时期的邻家小弟微笑道。


 


源治坐起来,有些害臊得抹了抹鼻子,“果然还是元晴最温柔了……”


 


元晴笑了笑,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弄点吃的,源治端坐在沙发上,忽然开口道:“刚才那个大叔,是元晴的男朋友?”


 


笑容僵硬在脸上,元晴沉下脸色,抿着嘴走过来用手指点着源治的额头说:“不准说彻是大叔。”


 


看着元晴认真的脸色,源治吞了吞口水,点了下脑袋。


 


“那……你们是分手了?”


 


“才没有那么简单。”元晴抱着手道,“总得让他吃点教训吧,对我的态度也好,自己的说话方式也好,彻那家伙,实在是被惯坏了。”


 


童年印象中温柔的初恋对象,看来变成了相当腹黑的角色啊……源治在心里默念道,这么说起来,还是北山比较好……


 


正当两人相顾无言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元晴看着陌生的号码,有些疑惑得按下了接听键。


 


源治拿起可乐咕噜灌了下去,谁料元晴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叫。


 


“车祸?!”


 


差点被可乐给呛死,源治抬眼一下变得手足无措的元晴,心想,这一次是走的韩剧路线吗?


 


 


“只是一些刮擦,双方都没有什么问题。”警察一边做着记录一边将表格递给元晴,“您是日向彻先生的朋友吧,现在可以带他走了。”


 


元晴咬牙切齿得在表格上签了自己的名字,一路上担心得快要焦虑症发作了,结果只是因为日向彻这混蛋超速驾驶撞上了对面的车辆,还和车主人打了一架,才被扭送了警察局。


 


怎么不干脆打死算了!


 


“烦死了……”低沉的熟悉嗓音让元晴疑惑得抬起了头,从侧门走出来的却不是日向彻,而是一个金色头发的高大男子,对方一脸不好惹的神情,在看到元晴后发出了惊讶的感叹。


 


“小元晴?!”


 


“诚司……”元晴迷茫得迎来对方的一个拥抱,和不怀好意掐了他臀部的手指,“你怎么在这里?”


 


林诚司露出嫌恶的神情,说:“有个倒霉的家伙,撞上了我的车,被我狠揍了一顿,才到了这里。”冷笑爬上了他的嘴角,“索性今天我心情不错,不然打死了他,警察也管不住我。”


 


隔壁办案的民警听到这句话也不敢说什么,林诚司的父亲可是上头最大的几个大佬之一,对于这个官二代他们都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元晴算是知道事情的始末了,他咬着嘴唇推开林诚司的手臂,小声恼怒得抱怨道:“那我还该谢谢你没打死他。”


 


“你说什么?”林诚司看了他一眼,笑着点起他的下巴道,“过几天可是我生日,小元晴你可一定要来哦,没有你们,玩起来都不尽兴呢。”


 


元晴无奈得叹了口气,正要离开时,背后传来一个颤巍巍细若游丝的声音。


 


“少爷……车子已经在外面等您了……”


 


元晴转过来,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男子,皮肤黝黑,长刘海把整个眼睛都盖住了,露出来的下半张脸也怎么都说不上好看。怪不得之前没有注意过他,林诚司的身边一般都围绕着诸如叶藏、顺平这一类漂亮得让人闪瞎眼睛的美人,这个家伙比最初认识的郁夫还要更低调地味,完全没有存在感。


 


果然林诚司一看见他也一股火冲了上来,烦躁得摆了摆手:“行了,你不要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维托!”


 


被责骂了的男人脑袋埋得更低了,飞快得向元晴点了下头,便离开他们往门外走去。


 


林诚司看着他的背影又“嘁”了一声,元晴不解得道:“诚司,他是?”


 


“不重要的家伙。行了,我呆太久被我老爸知道又要叨念了,先走了,到时候见哦,小元晴~”


 


总算所有人都走光了,莫名其妙的整个夜晚跟演电影似的,拖拖拉拉,直到电影快结束了男主还没有登场。


 


元晴无聊得看着时钟,又过了十多分钟,才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


 


“抱歉,阿元……”


 


一上来就说抱歉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日向社长。


 


元晴无奈而又担心得转过身,一脸憔悴嘴角还残留着血痕的日向彻就站在他的面前。


 


彻的眼睛闪着小心翼翼的光芒,伸向自己的胳膊又缩了回去。


 


毫不客气得拽过他的手腕拥了上去,彻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


 


“笨蛋。”


 


 


TBC







来聊聊好看的旬斗同人吧!(2015.6.18更新)

扫文机(。・ω・。)ノ♡:

♡ 这是一个推文的帖子。 


♡ 只对文,不对人。我仅代表我的个人口味。 


♡ 短评。可能涉及部分剧透。 


♡ 欢迎聊天,理性讨论,注意谈话礼仪。请不要上升到作者本人和人参攻击。


♡ 进来的小伙伴们每人发一杯菊花茶(。・ω・。) 




————————————— 爱的分割线 ————————————




1.【段龙】归处(完结HE)


作者:@万俟安雷 & @舔的是尾巴 


无间双龙和border的crossover。


双龙第十话的后续。副标题应该叫,双龙告诉你如何在看不见对方的前提下秀恩爱——石川警官头上的瓦数大概够发电了(/ω\)


是双人合写的文,叙述很流畅情节扣人心弦,两人的文风也能无缝衔接。段龙两人的互动非常戳萌点,隔空秀恩爱什么的太烦了!


看文戳这里ノ♡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Part6 Part7 Part8




2.【源叶】深海+番外:常回家看看(完结HE)


作者: @WF__君子昭然_如玉澤琰 


从害怕为人到敢于面对生活,再到勇于承担责任,作者出描写出叶藏微妙的心理变化,和源治的温柔和强大。对于叶藏和源治性格的还原也很用心。


文很暖!结尾很甜!肉也香!番外见家长篇,叶藏和源治爹暗潮涌动的对话很能体现笔力,也给我一种“叶藏这孩子终于长大了”的欣慰感(/ω\)我相信在某个平行世界,叶藏真的是可以幸福的!


另外也有甜甜的30题(未完)


看文戳这里ノ♡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4-2 15 番外




3.【诚晴】人海(完结HE)


作者: @R to T 


我一直认为元晴的人物个性是最难把握的——肩扛包袱却假装微笑的少年,看似阳光乐天内心实则充满了留着脓的伤疤。一不小心就容易ooc,而此篇是我看过对元晴性格还原得最好的。


相互拯救的两人,都有着不可言说的心病,在黑暗里抱在一起取暖,又何尝不能说是一种幸福?


看文戳这里ノ♡ P1 P2 P3 P4




———————————2015.6.18更新分割线——————————




4.【RPSau】Falling Slowly慢情歌(短篇HE)


作者: @养猫大户Catleslie 


乐队贝斯手栗x写手茄的AU。死皮赖脸的同居梗。


AU看了很多不知为何就最喜欢这篇,甜而暖的脑洞,死缠烂打的三岁栗和温柔的斗真都很可爱。结尾真是萌爆辣(/ω\)


作者的小梗都很温暖,篇幅短短的看完心情会很好。


看文戳这里ノ♡ Falling Slowly慢情歌




5.【RPS】风水轮流转(完结BE)


作者: @pon在虎中泣 


「他們倆明明在這八年中都愛過對方,卻竟然沒有一刻是相愛過。」


写实向的RPS,从八年前的相遇到双龙的杀青,斗真视角的内心描写得很细腻。我想,如果真是爱情,他们的心路历程说不定就是这样吧?


“你还喜不喜欢我?”——他终究推开了他。风水轮流转,终究是错过。


看文戳这里ノ♡   






【未完,慢慢写~欢迎一起来聊!】

Tag

木头呀木头:

事与冀盼有落差请不必惊怕


我仍然会冷静聆听


仍然紧守于身边与你进退也共鸣


 




每个人的眼睛都像是一面镜子,看到的真相千差万别。


我在每个人的心里也许都有不同的tag,但是我只想知道,你心里的那一个是什么。


  


郭先生每一年都在给自己的名字加上不同的后缀,作家,主编,董事长,导演。句号是未完待续。




他知道世界上有很多爱他的人,他们陪他走过了很多风雨,他们不说很多的情话但是一直都在左右,他也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不喜欢他的人,他们极尽所能地贬低他,仿佛那样才能让自己安心。


 


他曾经很在意每个人在心里给了他怎样的一个位置,后来渐渐发现这并无必要。别人的冷言冷语伤的往往是他们自己,照出他们平庸的无进取的生活,这些标签的重量从来都不在郭先生身上。


 


但他依然对爱的人极尽温柔,比起恨和委屈,他宁愿把自己的所有善意留给在意的人。


 


 


是啊,我有一副盔甲,也有一块软肋。郭先生无奈地在心里承认。 




他偶尔也会想,如果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他还会和我在一起吗。他知道这样的问题矫情又奇怪,但是你爱他时,你总是会有这样的时候,所有的逻辑推理和判断能力通通归零,即使你心里清楚地知道正确答案,你也只想听他再说一遍。


 


但是他以前从来也没有问出口过。


 


那天他在做饭,围起围裙,拣好事先让阿姨买好的菜,一点一点仔细地打理。男孩在一旁靠墙站着,看着他忙来忙去。


 


这样的场景温馨又有趣,他们并不是经常可以享受这样的时光。空气里满满的都是烟火和菜香味,郭先生正在把饭倒入锅里翻炒,冷不防回头问了男孩这个问题。


 


男孩不知道神游到了哪里,听到郭先生叫他的名字啊了一声,笑笑地无辜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男孩的声音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油锅声,环绕在他的耳边。




郭先生很轻地把问题又问了一遍。男孩却没有回答。




 


你的饭要糊了。突然有人从后面环住了他的手臂,手掌包着他的,借着他的力挥动起锅铲,另一只手从另一边绕到他的腰下,探到他前方的开关,把火关小。


 


郭先生没有再说话,安静地任由男孩捣鼓。


  


气氛变得温情又奇怪。郭先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追问,就像他不知道他要怎样结束这种气压。只不过是一个会字,他有些不甘心地想。我们都知道这个答案,你只需要把它说给我听而已啊。


 


男孩却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心思,一只手放在他的腰上,另一只手和他一起握着锅铲,好像全部注意力都在那一锅炒饭上。


 


好啦。男孩开心地宣布,郭先生伸手去关火,却不愿意离开这个怀抱。


 


男孩终于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一样,突然弯下腰,脸颊贴在他的右耳边,轻轻地蹭了蹭,然后慢慢地在他耳边唱:


 


天真岁月不忍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大雪也无法抹去,我们给彼此的印记。


 


他的气息扑在他的右脸上,吹起了脸上细细的茸毛,痒痒的却舒服得很。


 


在他缓缓地唱完最后一个字之后,郭先生偏过了头,找到他那唱出这样动人的话的嘴唇,自然地转过了身,没有丝毫犹豫地亲上去。


 


呐这就是我的回答。


 


 



From A to A(第五章)

脑洞养鲸鱼的四冬写手们:

http://ww3.sinaimg.cn/bmiddle/005Wwoyyjw1eotqwsgkjoj30c83okaxu.jpg

[四冬]【岁月风平】——番外章♡

Inkto_:

突然想到的一个,然后就提笔了2333感谢观看ww欢迎评论找我玩~




番外




        小朋友一直都很喜欢大老板,至少他没有对其他的人有过这样奇特的感觉。他不知道大老板是否喜欢他,但是自己真的很喜欢.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或许是第一次见面他用甜甜的笑容给我打了个招呼…………………..

      或许是后来大老板带他去日本玩和他睡一张床的时候………………..

       又或许是自己拍戏时他的一些照顾………

反正真的就很喜欢,如果用一件东西来形容大概就是像喜欢海鲜那样,不过————自从喜欢上大老板就没吃过什么海鲜了吧。

上海的天气很好,如同往常一样不变的依旧是人们忙碌的身影和漆黑的尾气。

【今天很适合出去玩啊】小朋友心里这么想着。

【约大老板去吃个饭吧?顺便跟他坦白.?】

拿起了手机,播出了那个有着特殊备注的号码,小心翼翼的播了出去。

“四爷,你今天有空吗,一起出来吃个饭吧?好久没见了。”

“冬冬啊?我也正想约你呢。今天我订婚。在以前我们经常去的酒楼,你来吗?”

小朋友愣了两下,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又问了一遍:

“四爷你说什么……………?”

“订婚啊,今晚别不来啊!”

滴滴滴滴滴滴——————————————

接着是一阵电话被挂断的声音。小朋友手上买好的花差点掉到地上。

小朋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窝在了自己那个蓝色的毛绒的沙发上,扯了扯自己的脸,似乎不敢相信。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要订婚了………..]

[能让他喜欢上的应该很优秀吧……]

[是啊…..他怎么可能喜欢男孩子啊]

[而且………还是像我这种28线的小明星…….]

趴在了大老板上次见面送他的MUJI的大衣上,想要冷静的接受这个事实。

可是..怎么可能冷静啊。自己喜欢了4年的人转眼间说订婚就订婚换谁能接受…转头瞥见被自己丢在地上的一束花,自嘲了笑了一下。地上的花就像是一个刁蛮刻薄的贵妇,正在狠狠的嘲讽着小朋友。

大衣上浸湿了一片眼泪,小朋友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哭,就算是在shaun的戏份里自己也没一次性掉这么多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被一阵电话铃声吵起,电话里传来那个人熟悉的声音。

“陈学冬你还来不来啊,翅膀硬了导演的话都不听啊,想单飞?”

“现在不是还早——”话还没说完就被电话那头的声音给打断了。

“现在几点了啊,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这边有点忙,你快点啊。我在xx间等你。”

很忙….?

大概是他的女朋友在叫他吧。

抬头看了看钟,已经晚上6点了,自己竟然哭着哭着睡着了,呵。

整理了一下衣着,化了点淡妆掩盖了眼眶的发红,顺手抄起了被丢在地上的花。

[反正都是送给他的,都一样……..]小朋友说服着自己。




【酒店】

酒店还是入以前来过的那样,金碧辉煌,弥漫着奢华的味道。但是如上次来时不同的是,小朋友看着这些刺眼的金黄,就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怪物一样,在嘲笑他,鄙夷他。

“我来了,不好意思,久等了。”努力用着平静的情绪看着对面穿戴正统的老板。

“来了就好。”大老板冲着小朋友扯了一个笑容,眼里闪着不明的精光。

小朋友被这道目光注视的发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想要改变着诡异的气氛。

“导演,你女朋友呢,应该长的很漂亮吧。怎么就你一人呢,莫非是你没钱了?”小朋友跟大老板打趣着但是心里就好像针扎一样难受。

“订婚嘛,不想弄那么隆重,女朋友啊……….”大老板停顿了一下诡异的笑了一声,“当然漂亮啊。你也不想想我的眼光”

“嗯……是啊……”

大老板从椅子后面掏出了一个戒指盒放到了小朋友的面前

“这是等会儿我送给我女朋友的,前天刚拍下来的,4w5

盒子里面放着一个翡翠绿的戒指,上面闪着幽绿色的光芒,诱人.而美丽。

[他果然很喜欢他女朋友啊………4w5啊…….]

沉浸在自己浓浓醋意中的小朋友显然没有注意到平常花钱奢侈的老板怎么可能把重要的订婚从简的这个BUG。

“你看,我女朋友来了。”大老板朝门口方向撅了撅嘴,小朋友的眼神也随着看了过去,心里充满着酸涩未知的期待。

[门口明明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被大老板戏弄了的小朋友炸毛了一样指着大老板。

须臾间,自己手上被大老板带上了那所谓的要送给‘女朋友’的戒指。抬头望了一眼大老板得逞一样的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

“郭敬明!!!!!!!!!!!!!!!!”

“走吧?我的‘女朋友’。”




END




Inkto♡